2月7日,阿里巴巴首次针对利用虚假投诉骚扰勒索淘宝商家的恶意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发布封杀令,网卫(全称为杭州网卫科技有限公司)因屡屡对商家进行虚假投诉,成为首个遭封杀对象。

 

阿里巴巴决定在全平台停止受理网卫代理发起的任何知产投诉,也公开呼吁品牌权利人与该公司终止合作。针对网卫的恶行,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表示:正在考虑诉诸法律途径维护平台及商家权益。

 

通过故意虚假陈述、伪造凭证和恶意抢注商标等方法,恶意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对合法商家发起大量虚假投诉,造成商品下架乃至商家被迫关店,超过百万淘宝卖家的正常经营遭到严重影响。在一些经销商的操纵下,此类公司成为经销商私下合谋打击对手的黑色工具,利用投诉机制达到渠道和价格管控,实现暗箱操作下的利益分配。同时大量知产流氓也以此胁迫商家收取保护费。这次封杀令代表阿里巴巴正式向杭州网卫为代表的恶意投诉黑色产业宣战。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统计,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总计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包括NIKE等品牌权利方被恶意抢注,甚至微信商标证明和马化腾签名都被伪造,以达到李鬼投诉李逵式的骚扰勒索。

 

 

打手网卫非法牟利

 

杭州网卫的注意源于20167月的一起投诉。网卫指认一家女装淘宝卖家盗用国内某品牌图片。由于网卫有品牌正式授权,依照国内外通行的通知-删除规则,打假小二们第一时间对相关商家和商品进行了处理。

 

遭到处罚的商家事后却陆续拿出证据申诉,证明店铺图片是原创拍摄。经过反复调查核实,平台决定撤销处罚。但反复下架上架、删除恢复,更将此前积累的评价和销售记录一扫而空,给商家声誉带来严重损害。

 

此后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连续收到多起商家申诉,矛头都指向网卫。通过回滚大数据,打假小二发现网卫投诉过平台数千卖家,涉及女装、运动鞋、化妆品、家用电器等上百品牌。2015年以来,网卫投诉遭卖家申诉后,主动撤销投诉率即超过60%,远超正常值。

 

进一步数据分析显示,网卫还对多家运动品牌商家发起假货投诉,最终被查证是在一些经销商的操纵下,利用投诉机制打击利益联盟外商家。当时众多被投诉的商家还找到网卫负责人袁某,在私下付费后,他表示可以将假货投诉改为盗图投诉网卫事实上已成为一些经销商合谋打击对手的黑色工具,更趁机勒索商家。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披露,目前恶意投诉总量已占到知识产权保护投诉总量的24%。绝大部分恶意投诉,来源于类似网卫的各类知产流氓公司。

 

恶意投诉在2015年影响平台商品量即增加150%超过200万条,2016年则猛增至600万条。而绝大部分恶意代理公司投诉成立率不足10%

 

知识产权保护的目的是鼓励创新、维护市场公平激发市场活力,本是品牌、商家和市场的保护屏障;而知产流氓公司恶意利用这一机制寄生于大量合法商家,给商家和品牌带来损失的同时,也大量占用浪费平台用于保护知识产权的人力、物力投入,更是对市场公平秩序的严重破坏。


峰创智诚副总裁李富山先生(别号“老李”,原腾讯知识产权运营总监)对此事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任何一项投诉行为,无论是知识产权投诉也好,其他投诉也好,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权利的合法性和权利的稳定性。特别是权利的合法性,这是民主法治建设里的核心原则。如果没有权利,那么你所有的投诉都可以称之为“流氓行为”或者是“恶意投诉”,这是法治精神的一个重要的解释。


更进一步讲,这也是诚信,如果我投诉你做错了什么事情,一定是我拥有一个法律认可的权利。因此说网卫的行为不是程序上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实体上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权利基础,权利存在瑕疵。


此外,知识产权作为一种可交易的有价值的商品,它的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质量。如果我想要投诉你,我有权利,可是该权利是否是一个好的、有价值的权利呢?所以一个好的知识产权产品也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我认为网卫这个事件应该抓住两个关键点,第一个关键点:任何一种知识产权维权行为必须具有法治精神的基础,即拥有合法的权利;第二个关键点:作为一个权利稳定性不是特别好、不是特别清楚的知识产权行业的投诉,必须要保证你所投诉的知识产权本身的质量要好,这和其它产品的道理是一样的。


最后,请慎用“流氓”这个词,因为称呼别人为“流氓”的行为本身也是一种侵权行为,“流氓”这个词本身带有贬义的性质。